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拍拍店招在线制作 >> 正文

【部落小说】凤凰花开

日期:2022-4-1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凤凰花开

上接天空,下接静水,中间开绽着凤凰花

隔开尘世来生,我十指微碰,凤凰花就笑了

你只身花下穿过,支起身后的落日

你的足音震颤着红色枝桠,

风把你的影子拉长,消失于地平线

五月,雨化冻我的酸楚

你在花下路过,我在凤凰花上燃烧

那年九月,我大学毕业,回到故乡应聘教师,结果以第一名的成绩,进入了窦江中学。刚到窦江中学的时候,由于是乡村,所以我的心境还是相当沮丧。因为以我第一名的成绩完全可以进入市区第一流的高中学校,但由于学历限制,最终来到乡村任教。但我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并很快爱上了这里的生活。

窦州一共有两所中学,除了窦江中学外还有窦州一中,其中我所在的学校是完全中学。窦州是一个古镇,是东江和西江交汇的地方,两江交汇处叫三叉湾,那里有好几个温泉眼,但尚未开发。窦江中学就处于三叉湾后面平原上,也就是处在两江的中间。按风水师的话说,是一块风水宝地,这也是窦江中学曾经是窦州的政治中心的原因之一。

前面说了,窦州是一个古镇,因而在学校周围还散落着许多古老的建筑。有大洪国时期建立的洪楼,也有起风书院,王家书院等书院群,还有几条保存完整的街道:跃进街,同心街、解放街、天后街。四条街道就像盘根错节的木头把窦州镇中心串联起来。其中解放街,跃进街和同心街局部为古建筑,天后街为最大最繁华的街道,也曾经是旧街的一部分,但近来商业发展迅猛,一跃成为纯粹的商业街。这便使窦州形成了因古典与新潮相融合而别有韵味的乡镇。

新来窦江中学报到的老师一共有五个,三女两男。其中有一个叫梁建的老师,后来我们成了关系很铁的哥们。其实我觉得我们之间多少涉及了一个叫筱筱的女孩子。

筱筱其实梁建的学生,梁建在此前已经在市五中支教了两年,没想到在另一所中学,仍能遇到自己的学生,其中的情感自然不必言说。可以这么说,因为梁建,我才认识筱筱,才有了以后的故事。然而,筱筱其实在开学之初已经像一朵蒲公英掠过了我的天空。

九月,在粤西地区,气温仍然高居不下,我像许多新进来的学生一样,把自己交给这个陌生的地方。校园挺宽阔的,从正大门进入,首先能看到教学楼A楼,那是属于高三和初三的和行政专用。右边是高中B楼,左边是初一和多媒体G楼。跨过中厅以后,会迎面而来球场,右侧是中山亭和初二的C楼,C楼前面是生物地理园。尽头是教师宿舍,左边是科学楼和贵族楼(教师宿舍)。进入中厅以后,眼前诺大的一个地方,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是那棵凤凰树和中山亭公园。从我简单的描述中可以看出:窦江中学虽为乡村学校,但绿化环境还是不错的。我记忆深处有一块地方一直令我难忘,并不是那儿风景别致,而是和筱筱有关。

我进来的第一年,我的办公室还在高中楼一楼,办公室两旁是画室,前面是一块草地,旁边是绿树成荫,这只要是有三五棵高大的芒果树。推开门,往前跨一步,会看到许多学生来来往往,筱筱便是其中的一个。许多学生在我记忆中走路的样子大抵已经忘记了,但初次见到筱筱的那些情景,却始终占据在我的记忆深处,像一盏灯在我无边的湖泊中隐现不熄。

第一次见到筱筱是在一个饭后的黄昏,巨大的落日挂在文化长廊,地面上透着灰红色。许多好学的学生都已经陆续回校了,此外校园也飘满了饭后悠闲的学生。我刚在办公室画完一幅画,便走到办公室门前的草地,看到落日像泥丸和同事的孩子们,心里顿而舒畅起来。于是信步来到喷水池,往回头看着长得茂盛的芒果树几乎撑破了身子。就在我的目光略有疲惫之时:一个女孩子穿着高跟儿鞋,飘散着湿润的头发,穿着裙子,两条足如同一双象牙筷子,一咯一咯的从我的眼前飘过。那种清新脱俗的倩影如同一只娇巧的雨燕,在我回过神来已经消失。但我记住了她的方向,知道她是高中生。

我真正注意到学校有筱筱这个人的存在还是在第二次的相遇。第一次筱筱留给我粗略的感觉。比如说:逛街的时候,一个新奇的事物与你迎面而来,让你的心头微颤,但如果没有更多的相遇,你的脑海中终究还是很快把它忘却。

我常常想我和筱筱的相识正是这样,如果打那以后我没有遇上她,相信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故事。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可能性不大,因为学校不算太大且我的办公室正好可以面对上落不断,来往不绝的学生。再这我并不是宅男,喜欢在校园到处转悠或许在见到筱筱的那一刻,我便喜欢在那个地方转悠,目的不太明确,但隐约觉得是为了看到筱筱。

我想呀想,觉得能认识筱筱其实还是源于第一次看到筱筱时,她身上流露的气质,让我产生一种悸动的感觉。

第二次看到筱筱和第三次看到筱筱是对筱筱的背景逐步走向清晰,当我觉得和筱筱有着某种藕断丝连的关系时,其实是发生在第五次的相遇。仍然是那个灰红笼罩的黄昏,我和梁建饭后,在校园散步。在靠近喷水池的时候,遇见迎面而来的筱筱。筱筱远远地和梁建打招呼,她灿烂的微笑使我想起了故乡山坡上的桃金娘。稍后,梁建对我说:“她以前是我的学生,是读大学的块料,好女孩呀,懂得为家省钱,来到这里读书。”一席话让我对筱筱,一下子拉近了距离。

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还是没有彼此认识,中间筱筱曾经来过我的办公室。那时梁建还没有考上公务员,我们仍然在一起。也许在那时候开始,筱筱已经感受到了我的存在。但我们还是没有发生质变的认识,因为那个短暂的相遇,没有留给我们进一步认识的余地,后来虽然偶然数次相遇,但都是瞬间擦肩,在我们真正相识已经是半年后的事情了。

2

春天,时光开始慢下来。校园的野花、芒果花和荔枝花已经火烈的绽放,细雨绵绵和如火欲燃的花朵平衡着春天的美好。一阵春风把校园香得透彻,一阵低语也会导致一场花雨的降落。在校园闲置的草地上,也落满了各种小不丁儿花朵。翟麦撑起蓝色的花朵儿,像五指朝天绽开。荷莲豆草伸着两瓣向天空伸展自己细小的身子。在自行车的场子上,在无人问津的角落,散落着饱满的高粱泡,还有麝牛草,兰香草、排钱草、望江南,虽然有些花期已过,但仍打着结实的身躯和小不丁儿果实,摇曳在风中。

我和筱筱真正的接触,其实就是发生在这个草长莺飞,鸟语花香的时节。

学校有个小型图书馆,藏书不多,且多为旧书。自从梁建考上公务员,搬到另一个地方工作以后,这里变成了我最喜欢呆的地方。不久也和图书馆的管理员吴林混熟了,在相处之中,才知道吴林其实是被我们遗忘的才子。同样觉得我身为一个诗人,却默默无闻的生活在这个角落,便有了惺惺相惜之感。但我们交情不深,即便这样,吴林还是给我照顾,让我每一次都能借很多书。其实这也不算照顾,身为教师,本身就有这个特权。

还是在某天黄昏,饭后我照常来到图书馆,想不到筱筱也来了。她在图书管理转悠的时候,恰好我也在里面翻自己喜欢的书,在第四个书架时,我拿下一本《路遥文集》恰好碰到了她柔柔的眼波,我的心头微颤,便迅速移开目光。但脑中还是浮现着她那双汪汪的眼睛。学校规定每个学生借书的数量,最多只能一次性借两本,在登记的时候,我发现她在借书薄上登着“陆晓萍”,便把手中的《老舍文集》无奈放下。在接下来的那些瞬间,我立刻借下了那本《老舍文集》,然后拔门而出,把书递给了她。筱筱迟疑了一下,道了声谢谢,我告诉看完拿到办公室C楼一楼就行了。筱筱再次道了声:“谢谢!”便离开了。这个小小的举动,成了我们在以后的交往中的一座桥梁。在这次相遇中,我知道了她叫晓萍,因而在一段时间我总是喜欢在心里默默念着“晓萍”的名字。知道她原来叫筱筱,那是在以后的相遇,而且是她告诉我她叫筱筱的呢。

打那一次后,我和筱筱在路上相遇时,便相互投之以微笑,或者说上三两句客套话,表面上看起来是很平常的动作,实际上说明我们已经算是相识了,在这个拥有三千多个学生的校园中,说明我们都成了彼此之间的一个点,被某根无形的线联系着。

第一次和筱筱真正意义上的接触,是在羽毛球场上。学校一共有四个羽毛球场,其他都已经沦为停车场,只有教师楼一楼前面还幸存最后一个。我在大学时代就已经迷上打羽毛球,我喜欢那种轻捷的挑球动作。因而在进入窦江中学任教的时候,总是约同事一起打羽毛球,又因为很多老师不喜欢换这个运动,因此这个任务变多数让学生充当着。筱筱便是其中一个,那天黄昏,我早早的来到场地上,架上网。筱筱在这时穿着悠闲装,向我打个微笑,我便邀着和她一起打球,筱筱很爽快的答应了。

太阳已经垂到了树梢,余晖把筱筱身后贼白的墙映照得通红,筱筱的身上也漫上了红色,脸蛋红扑扑的。筱筱球技并不娴熟,但我能控好球,如此我们在一起打球的时候还是相当顺畅,一来一往一回合。时光缓慢成一阵风,穿戴在我们身上。落日像挂在树丫上的红珠子,不知被谁轻轻一摇就沉落下去了。然后时间加剧消失,筱筱已经累的满头粉汗了。我问筱筱:明儿还还打球吗?筱筱说:说不准。

第二天,我仍然来到球场上,筱筱还是来了,此后的一段日子,我们还打过多次,后来筱筱学习时间越来越紧了,这些时光便渐渐成为记忆。

3

如果说前面我和筱筱的相处的时光,只是偶尔相遇而产生的。那么在我加到筱筱的QQ后,我们才取得联系,后面的生活才能形成一条线而不是一个点。那天清晨,我像往常一样,早早的起床了。走在校园,阳光正好一点点的落在我的肩膀,小鸟儿低缓的鸣啭让校园活络起来。我来到办公室,开始看书和写作。倦意漫上来后便开了电脑,玩了几盘军旗游戏,不输不赢。腻了以后便打开一些诗人博客,打开音乐,优美的音乐能让周围的地方舞动起来。时光就这样从身边流淌。筱筱是在鸟语散尽以后才出现在地理园附近的草地上,和她一起的,还有另一个女同学。

看着筱筱闪烁在阳光下的身影,我蓦地想起筱筱在那个地方的另一个身影:那还是一个饭后的黄昏,天气渐渐回凉,落日还在这个时候仍挂在几十亿年前定好的位置,同样只需一阵风或一眨眼的功夫,便沉落到山的肚子里。我看到筱筱提着鞋子,光着脚丫,走在落满霞光的草地,后来在地球模具的座基上,沉默不语,晚风抚过她雪白的颈项,落日就像一面镜子,和她对视,一直到镜子消失。我在不远处看着这个举止奇怪的女孩,筱筱并不知道这一切。

筱筱看见我在办公室上网,嫣然一笑,拉着另一个同学朝我这边款步而来。我知道她们此刻也在无聊着,便让她们上网。然后她们一边上网,我们一边拉扯。后来她们吃饭了,我便在腾讯上的方框上找到并加上了她们的QQ号码。当然在添加的时候,我并没有表明我的名字,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,我都是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和她交流的。

筱筱的同学叫起凤,来自那个到了春天便李花化雪的乡落,后来我也为她写过一首诗,那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。起凤是我们生活中一个很重要的点,或者可以这样说。那时候我们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平面上,那时候我和筱筱仍然是一种很纯粹的师生关系。事实上我们一直都是很纯粹的师生关系,关于我们之间友谊的升华或说变质那是后来才发生的事情。

筱筱是一个很勤奋学习的学生,所以通常我们只有在周末才能聊天,而且筱筱没有手机的,借用别人的手机上网终究不太方便。但她们是好姐妹,因而在周六的晚上,几乎成了我们的约定,由于我知道她不知道我的身份,因此我们的聊天都是开放式的。但我并没有触及一些隐藏的底线。因为我知道终究还是向她表明身份,因为我知道我会告诉她,告诉她每到周六的晚上,我和她聊天,聊至深夜的人是她生活中的某一个点或一盏灯。

我和她谈起我不幸的家庭,这些一直是生活中隐痛的一部分,后来筱筱问我为什么要把生活中难以启齿的事情告诉她。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只是恍然觉得,筱筱是一场梦,是梦里向我投来微笑的天使。它的存在让我的生活死灰复燃,由灰转红。也许产生感觉,就在那些我们一起上网聊天的夜晚萌芽的。但我真正爱上她的时候,还是在后来的一个晚上,这是筱筱所不知道的,我没有对筱筱说我喜欢她我爱她,一直到她在我的生活中消失,也坚持着,因为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,有些秘密要藏在心中,成为自己的秘密。

筱筱和我聊天的时候,总是说我的生活喜好和谈话方式很像一个人,很像她认识的一位老师,还说了很多关于我的东西。我便告诉她我的身份。筱筱知道后颇感惊讶,半响才说:原来真的是你呀。说完还向我道歉说,此前说我坏话。我在背后说筱筱笨死啦笨死啦笨死啦,筱筱不知道我说她笨。筱筱说她其实已经隐约知道我是谁了,只是不敢确信,因为不知道我从哪里加到她的。

筱筱说我的举止很奇怪,我也觉得随着我和筱筱在交往的深入,对待她的态度也在潜移默化,悄悄把我们推向一个惶恐的境地,后面的事情像一列火车,把我们拉向一个未知的深渊。

我们一起聊天的时候,也不是一路顺畅。有一次筱筱说起她的初恋,她说起他们的幸福,还有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。她说起这些的时候我心中流过一朵朵忧伤的云朵。然而,触痛我心弦是当她说起她的QQ号码,有时候让她的初恋帮忙挂着。这件事情让我感到一道刺痛的光划过。把自己原有的秘密交还别人,说明那个人肯定是你生活中一个很重要的点。

癫痫的症状有哪些比较严重
北京哪家医院可以看好癫痫呢
癫痫患者注意事项

友情链接:

天荆地棘网 | 红心火龙果苗 | 前庭性共济失调 | 珠海平沙时代港 | 金大防盗门价格 | 熵权法求权重 | 南昌中国电信